【中国信用】瞭望:“孟晚舟案”中的“双面”汇丰

英国《金融时报》的文章提到,2016年底至2017年期间,汇丰银行由于协助墨西哥毒贩洗钱,而遭到美国司法部调查。除了罚款19亿外美元外,美国政府还指定了一个庞大的监管团队进驻汇丰。在接受美国司法部调查过程中,作为试图让美国司法部撤回对银行的其它刑事指控的交换,汇丰银行提交了有关华为与伊朗交易的所谓文件。美国以此文件为依据,指控华为违反美国伊朗禁令,向伊朗转口美国产品,并指控孟晚舟隐瞒华为与Skycom公司的关系,涉嫌“欺诈”汇丰及其他美国金融机构。

  简而言之,汇丰银行因此前洗钱和违反制裁法案等问题被美司法部盯上,为逃脱处罚,同意在其他案件中“配合”调查,而华为公司则成为了这种“配合”下的受害者,最终导致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

  随后,汇丰于2017年据此向司法部提交了一系列调查报告,美国司法部凭借着这些报告才向加拿大提起了拘捕及引渡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请求

  值得一提的是,《路透社》还透露,“在此事件后,汇丰银行没有再因其所涉及的其他案件而被美国政府起诉。”汇丰银行这种背后“捅刀”客户的做法,正侵蚀着其在银行业立足的“信用”生命线。


1

无视“金融隐私权” 佯装“受害者”

  

  据《金融时报》报道,一名汇丰代表对中国政府的解释是,“当时美国司法部向汇丰派驻了一个200至400人的监督团队,随时可以获得我们银行的所有信息,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违反美国司法部的要求和调查。

  今年1月,美国司法部以所谓“欺诈罪”等罪名起诉华为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根据外媒披露的信息,美国司法部所引用的一份“关键证据”来自于孟晚舟于2013年向汇丰银行展示的一份演示文档(PPT)。  

  当时,孟晚舟用这份PPT与汇丰银行的一位高管进行了当面沟通,目的是澄清华为在其涉伊朗的业务中没有任何不合规的情况。

  而总部位于英国的汇丰银行,不可能不清楚向美国司法部提供客户信息这一举动,已经妨害了英美法系中银行机构应恪守“金融隐私权”的原则。

  在首开这一原则的英国“图尔尼”案的判例中,法官Atkin指出:“银行对金融隐私权保护的范围不限于客户账户本身,且还包括银行因其与客户关系的存在而获得的任何信息。

  而美国司法部,作为美国政府的行政机关,显然不具有这一法定强制效力。而且即便是根据美国法律,相关法律专家表示,汇丰对于不受美国保管、控制和有权访问的数据或信息也是没有提供义务的。

  不仅如此,汇丰银行还被美国司法部包装成了被欺诈的“受害人”角色,汇丰银行方面称其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无意间为华为及Skycom提供了相关服务。对此,华为总裁兼创始人任正非近日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质疑了美国司法部将汇丰银行当做“被欺诈”的“受害人”的做法。

  任正非表示,“汇丰银行从一开始,就知道Skycom在伊朗有业务,也知道Skycom与华为的关系。这些问题都可以从华为与汇丰银行的往来邮件中得到证明,邮件中还有汇丰的Logo。从法律角度上来讲,他们不能说自己被欺骗了,或者说完全不知情。我们是有证据的。

  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的一周前,任正非还告诉美国CNBC,只要法庭把这些证据公开,双方出具证据,那么华为被捕高管所涉及的问题是“可以澄清、解决的”。“因为汇丰银行从头到尾是知晓情况的,其并不是一个‘受害者’”。

1

先失信再违法 汇丰能否再获信赖

  

  按照任正非和华为的说法,汇丰从头到尾都掌握具体情况,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孟晚舟欺诈”;而汇丰向美国司法部提交材料,也不过是为了“戴罪立功”,换取美国司法部的宽恕。

  目前,从加拿大法院听证信息来看,美国司法部对孟晚舟的核心指控,就是“欺诈”汇丰及其他美国金融机构。如果“欺诈”不成立,美国司法部的指控自然也就失去了威力。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的副教授沈逸表示,显而易见的是,汇丰银行在孟晚舟案件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存在问题的。在证据面前,汇丰侵害华为作为其客户合法利益的做法,不仅在道义上站不住脚,在中国的法律规范层面上同样存在违法嫌疑。一位法律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汇丰配合美国政府的“长臂管辖”,在未经中国政府的许可下将位于中国境内的人员和数据转移到了境外,用于美国司法部对华为的跨境调查取证,这有罔顾中国司法主权,违反中国《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等相关法规的嫌疑。

  已有百余年历史的汇丰银行,其中文名寓意“汇款丰富、生意兴隆”,但要做到这两点,需知应以守法为本、守信为先。在华为事件中充当“双面人”角色的汇丰,今后还是否值得客户信任,值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本刊记者 孟佳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