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信用分类监管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实施企业信用分类监管是深化“放管服”改革的主要方向和最终目标。2019年7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建立健全贯穿市场主体全生命周期,衔接事前、事中、事后全监管环节的新型监管机制,将使信用评级和信用分类的结果得到更好利用。

  当前运用信用评级实施监管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信用信息真实性、完整性无法保证,导致信用评级结果存疑。一是企业信用信息采集方式不够科学合理造成信息的真实性得不到保证,从而导致影响信用评价的信用积累、信用流失和信用能力分值不准确,影响最终的信用评定等级。二是企业信息采集不全,对企业的信用信息采集还只是停留在银行、工商行政管理、司法、质检、税务等各自分管领域内,各部门掌握的企业信用信息只能反映该企业在本领域的信用状况,无法体现企业的信用全貌。三是部门共享信息不畅。在信息采集整合上存在着很大的障碍,导致推进缓慢,效果不佳。一些企业在不同部门不同领域的信用评级结果各不相同,甚至出现截然相反的结果,从而导致联合惩戒等机制难以落实。

  (二)企业信用评级分类缺乏系统性和连贯性,导致分类结果失真。一是分类不及时。由于主管部门的经济户口定性分类工作大多采取批量建档、批量分类的工作模式,导致分类结果不准确或者发生分类延误。二是分类不科学。目前对企业监管分类的初始划分仅以企业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内容为准,无法反映企业发展变化以及今后企业超范围或调整范围经营方向。三是分类不统一。目前对企业的监管分类不同部门有不同的分类标准,造成企业信用评价结果多样、分类各异,开展监管往往无所适从。

  (三)以信用为基础的分类监管缺乏有效约束,落实不到位。一是信用提示不被重视。实际工作中,一些部门监管人员对管理系统产生的各类提示,不能及时关注和正确处理,使信用提示监管功能失效。二是日常检查受到忽视。信用分类监管制度要求对企业分类后,执法监管人员应针对不同类别企业施以不同频率、不同内容的监管。但实际中,一些监管部门人员逐项检查的情况依然存在。三是监管待遇空洞无力。实施信用分类监管要根据企业信用等级和监管类别分别对企业采取扶持、警示、监控、强制、限制等相应监管措施。但日常操作中缺乏具体措施,且部门之间的企业信用监管信息没有实现共享,一些优惠政策和限制举措无法全面兑现。

  有效贯彻落实《意见》的对策建议

  (一)健全信息采集制度,完善信用信息数据。一要加强设立、年检、开户等初始信息审查功能,加大虚报行为打击力度。各级负有监管职责的机构在办理企业设立年检、开户等业务时,要把好企业信用信息审查关,不仅要认真审查企业登记事项的完整性和变动情况,还要认真检验企业申报信息的真实性。可引入承诺机制,要求企业负责人对所申报事项的真实性做出明确承诺,一旦发现企业存在虚报行为,要按照有关规定从严从重予以处理,增加企业的失信成本。二要建立信用监管协作机制,实现部门之间信息共享。首先要完善相关部门联合协作和数据共享法规制度,消除信息采集共享制度障碍。其次各监管机构在做好辖区内企业信用信息的采集工作,满足在系统内部上下联网应用外,还要真正落实和有关部门的信用信息协作共享机制,促成企业信息资源对接共享,达到横向互通有无的境地。

  (二)健全企业“经济户口”管理,分门别类建档。一要加快建档立户速度,落实属地分类制度。各级工商管理部门要落实专人负责企业“经济户口”初始定性和分类工作,执行登记和建档同步进行原则。一旦出现企业登记事项变更等导致企业类别变化的情形,要及时修改系统记录。二要规范信用评价行为,统一企业分类标准。企业行为性信用监管评价活动中,应执行统一的企业信用信息监管评价标准,根据需要可增加小项补充细化,但不得另设标准重复评价,并尽量减少个性化、专门性的企业信用评价活动。  

  (三)健全监管运行机制、完善分类监管措施。一要重视信用提示信息,实施信用提示管制。教育从业人员树立起信用提示是设防警报的意识,积极借助信用提示信息的服务功能,严防非法企业监管漏网等情况。二要树立科学监管意识,坚持因信施管原则。要按照信用评级结果选择对象开展现场监管。监管中做到宽严适当,繁简合理。要严格实行监管责任追究制,对监管工作失当、渎职行为要严肃处理,切实提高检查实效。三要强化信用奖惩制度,落实区别对待措施。首先要明确奖惩方式,细化奖惩内容,制定出震慑威力强、影响程度高并且企业在意、切合实际的奖惩制度。其次,信用评级结果出来后,要及时公示,使企业在比较中感受到不足和压力,从而增强守信经营的动力。另外,要扩大信用奖惩机制的应用范围和影响面,除在本系统内充分赋予企业奖励待遇或采取惩罚措施外,还要积极向政府及有关部门推荐,既提供守信企业享受政策优惠实现信用资产转换实际利益的可能,又使失信企业感受到一处失信、处处受制的约束,促使其改过自新,重塑信用。


文章来源:中国金融家